汶川大地震的感人事迹

更新时间:2019-09-11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昨日下午5点,记者第三次深入北川县城核心现场,发现一股从背后深山逃出的人流。他们的眼神充满对亲人的依恋,生怕再次分开。11岁的张吉万背着3岁半的妹妹张韩,非常吃力地走着。同行的爷爷、奶奶已经老了,父母在外打工,小吉万就勇敢地担负起小男子汉的责任。早上5点出发,已经走了12个小时了。小吉万说,他很爱妹妹。

  主震之后,余震不断,危险仍然存在。但对于前来搜寻亲人的群众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多数人在外工作,听闻噩耗后,立即出发,争取宝贵的时间救人。交通不好,难有汽车。但在绵阳至北川的路上,记者看到令人感动的一幕:不少人从绵阳骑着单车,甚至步行回家。

  在北川县城狭窄危险的废墟间,记者看到太多满脸焦急的寻亲者。有人用最大的声音,撕心裂肺地在喊着亲人的名字,直至喉咙喊破。

  在乐山读书的陈小艺与哥哥前天赶回。爸爸在县粮食局上班,回龙街附近。他们就赶到现场寻找,但粮食局的六层大楼已彻底垮塌,连具体位置都难以判断。钢筋交错,砖块摇摆,仍有极大危险,但他们顾不上这些,仍在废墟间不停呼喊,以血肉之手刨着残砖碎瓦。

  用血肉之手刨开生死路,不仅是陈小艺,几乎每个寻亲者都作过这样的努力。王仪和她妹妹都在县保险公司上班。地震时,她们都在同一间办公室上班。王仪突然感觉到房子在晃动,又看到外面黄沙弥漫。办公室所有人都往外冲去,办公大楼瞬间夷为平地。已经冲出去的王小姐返回身,拼命在人群里搜寻妹妹,可是,她只找到妹妹的一只鞋。余震不断,附近倒塌的建筑物不断有水泥块倒下。但王仪仍冲回去,用双手奋力刨着废墟,直至双手鲜血淋漓……

  “我一定要找到家里人,死也要死到一起。”在绵阳市开出租车司机胡女士说。出事后,她开车前往北川找她的爱人。当天下午5点多,她赶到时小县城已面目全非。胡女士徒步来到爱人上班的新城区,在废墟上大声叫着丈夫的名字。终于,丈夫有了回应:“我在这里,背上有块大石头!”胡女士蹲下来说:“不要怕,很快有人来救我们了。”为了让爱人不因为恐慌和失血过多昏睡过去,胡女士跪在地上和爱人谈起往事,不断鼓励、安慰他。半小时后,巡逻人员发现他们,胡的爱人获救。而胡女士本人,则因为长时间跪在一块碎玻璃上,被割掉一大块肉。

  和死亡就只隔了那么薄薄的一扇门,推开死亡的门,就再也回不到生了,生命是如此脆弱和无常,2008年,中国人才从雪灾的阴影中走出,孰料又是天灾,四川汶川又发生了7。8级地震。

  因为福建没有任何震感,我还陶醉在奥运会圣火在福建传递的热闹场面中,却接二连三地接到网友关切的询问声:“你那有事吗?平安否?”一个激灵,赶紧查看了新闻报道。灾难这样残酷的突如其来。大地震摇动了中国四川、河南、北京、山西等多个省市。受灾情况、受灾损失、人员伤亡现在远远无法估计。

  国务院总理抵达受汶川大地震波及的四川省都江堰市,开始指挥抗震救灾工作。要求部队指战员排除一切困难,就是步行也要前往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他说,“千方百计进去,时间越早越好,早一秒钟就可能救活一个人。”这样的好总理,不顾自身的安危而亲临灾区,亿万中国人爱戴他、尊敬他、大地震无可挽回的发生了,灾区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全军和武警部队迅速出动,全力以赴投入抗震救灾。

  看到躺在废墟中血肉模糊的人们,看着那惊恐失魄的孩子,看着千千万万担惊受怕的群众,善良的人们以一种感同身受的心情、守望相助的担当精神,表达着悲悯、传递着温暖、释放着坚强和信心。电话、短信、网络千方百计地传递着人间真情,温馨爱心。

  看到生命如此脆弱,有时候也感慨,人什么时候死都不知道,还不如吃好,穿好,尽情享受,潇洒每一天,别再为难自己,也没必要为生活精打细算了。可是,想归想。每天,还是条件反射地起来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写自己有感的文字,看到网上朋友热心的支持,心中又充满了豪情壮志。文学之路我走得很艰难,但我不想回头,我追求我自己的理想。活着,总要做点什么吧。吃喝玩乐,不是我所向往的,过得去就可以了。

  一边是死的悲哀,让人唇亡齿寒;一边是生的进取,让人坚持不懈。看到灾难中生死两茫茫的场面、活着的亲人揪心的牵挂,一种震撼的念头就是:“活着,真好!”让我们为遇难的不幸人们表示最沉痛的哀悼,向灾区的老百姓们寄以最诚挚的问候,希望他们能直面灾难,坚强的生活下去!

  人定胜天,相信这世间还有温馨的爱!我们有太多的道义责任,奉献至诚爱心!让我们一起见证天无情人有情的壮举!

  刚才我又到她身边试了一下,她已经没有脉搏,也没有呼吸,人已经冰凉,看来所有的努力都不能挽救她的生命。我们的战士尽力了,但是还是不能把她救出来。一上午我在这里陪这她说话,我还能给她喂水喝,她还能跟我对话。我就跟她说我说你一定要坚强的活下来,虽然你的女儿已经牺牲了,但是你的孙女还在,你如果不能坚持下来,你的孙女怎么办?她就会成为一个孤儿。她就跟我说我会的,我一定要坚持下来,我为了我的孙女也要坚持下来。她真的很顽强,虽然已经在下面掩埋了四天,但是她依然很顽强。

  现在已经没有心跳,没有呼吸了。她刚才还在安慰我。我心里很难过,她叫杨玉芳,她52岁,女儿叫莲容,28岁,救出13个小学生,自己牺牲了,她如果少救一个学生,她自己就活了。她还有孙女在,没法救活我心里很难过。

  我们挖出了一名老师,她的身体蜷缩着跪在地下,把自己的背部尽量往上挺,她的底下就是一名学生,这名学生幸存了,但是这个老师的头部严重受伤,当场就已经遇难了。现在在灾区的现场我们能够发现很多这样感人的事迹。

  我们在映秀镇救出的一个小学生,因为我们昨天(5月14日)跟着运送伤员的直升机回到后方,上直升机的时候他告诉我们他当时是在四楼,是小学六年级的学生,地震的时候由于震幅特别大,他从楼上被弹出来弹到一楼,他的头部还流着血,整个眼睛也流着血,他什么都看不见,说你们是解放军吗?我说我们是解放军。他说我心里特别害怕,但是你们来了我就什么都不害怕了,而且一路上解放军叔叔你抱紧我,你抱紧我就不怕了,所以,我们一直把他抱到救护车上。

  5月12日地震发生时,李玥正如平日那样,和一班同学安静地上课。强烈的地震使教学楼剧烈晃动,李玥当时蒙住眼睛,随后意识到危险降临,便和同学们一起冲出教室,但她并没有选择楼梯逃生,而是直接从二楼跳了下去,幸运的是她并没有受伤,并且冲出垮塌的围墙,跑到距离小学50米左右的民警训练场,然后和民警一起跑出了危险区域。当时她已经开始担心爸爸妈妈,“我爸爸是北川拘留所的狱警,我只知道他们单位的楼全部垮掉了。我家住在小河街,都垮了……爸爸……可能不在了……”她低着头,很艰难地说出她所知道的爸爸的情况,“但是我还是很想找到爸爸。”从地震开始到暂时平息,勇敢的她都没有被吓哭,而妈妈那被石头压断的右腿却让她立即泪如雨下,“我随着大家第一次转移的时候,突然听到妈妈叫我的声音,回头一看,妈妈躺在一大堆受伤的人中间,我马上跑了过去,一直哭。妈妈的右腿断了,骨头全部在外面,还不停地流血。妈妈看到我哭,自己却没哭,不断对我说,你要坚强,要坚强,你爸爸怎么样了……” 李玥还有个姐姐在北京邮电大学读书,记者问她:“和姐姐通上电话了吗?”“昨天通上了,她在报纸上寻找我们的消息,让我给她写信,于是我就给她打了电话。”“那你告诉姐姐家里的情况了吗?”“我第一次的时候没有给她说,因为她还有一个月就要期末考试了,不想让她太担心,于是就说我和爸爸妈妈都很好……其实,我是故意骗她的。”李玥的坚强远远超出了她的年纪,这场灾难让她一夜长大。

  “母亲用身体护住婴儿,婴儿被救出时仍熟睡。”这是一个在网上广为流传的帖子,一个未知姓名的母亲,用自己柔弱的脊背顶住轰然倒塌的房屋,用温暖的怀抱呵护熟睡的婴儿,她留给孩子的最后一句遗言是:“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我爱你!”

  抢救人员发现这位母亲时,她已被垮塌的房子压死。清理完废墟,人们发现她身下躺着她的孩子。孩子被仔细包在一个红底黄花的小被子里,大概三四个月大,被发现时毫发未伤,安静地熟睡。

  救援医生解开被子准备给孩子做检查时,发现一部手机塞在被子里。医生看到了一条已经写好的短信:“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我爱你。”手机在现场传递着,每个看到短信的人都落泪了。

  整整三天三夜,陈坚被压在重重的预制板下无法动弹,但他从没放弃对生命的希望,他发誓般地说:“绝不能让肚子里的孩子一出生就没爸爸。”但最终他还是撒手人寰,让无数人悲恸不已。

  汶川大地震发生后的第三天,救援人员从瓦砾如山的废墟中解救出陈坚。虽然已经身负重伤,但为了怀孕的妻子和没出世的孩子,他一直鼓舞自己说:“我要坚强,我要活着。”陈坚还鼓励其他灾民说:“希望大家也和我一样,要坚强,决不能放弃。”

  实施救援的过程中,陈坚通过手机艰难地对妻子说,“我只想和你和和睦睦的过一辈子,这就足够了。”然而,这句话却成了他最后的遗言。救助队员经过6个小时的解救,把他从废墟中解救出来,他却在送往急救点的途中停止了呼吸。

  现场救援人员悲痛不已,“你这个傻子,你都挺了三天三夜了啊……”“醒一醒,你老婆还在等着你回家呢!不能睡……”

  这是很多情侣相爱时的山一般的誓词,汶川地震中,这句话在一个普通男子的身上得到了最真实的体现。

  汶川绵池镇一个灾后现场,抗震救灾人员发现了一对遇难夫妇:在一块大石下,一名中年男子呈弓趴姿势,保护着身下的一中年女子,而女子则紧紧地抱住男子,两人的尸体已无法分开,只好一起入殓。

  5月12日下午,大地震突然来袭,一时间天地变色,绵池镇四周山上万石穿空,大小石块像放炮一样倾泻而下,当时一位女子吓得尖声尖叫,旁边的一名中年男子紧紧地抱着她,自己背朝石头飞来的方向护着女子往前跑。但没跑多远,一块房子大小的巨石砸中了男子,并随即将女子也一起压倒。

  几天后,救援解放军赶到,用专门的设备将巨石移开,露出了令所有人感伤的一幕:一男一女紧紧地抱在一起,中年男子仍呈弓趴姿势,试图保护什么……

  由于两人尸体已无法分开,后事处理人员在提取有关证据信息后,将他们一起入殓。

  这是一位英雄的教师,当救援人员发现他时,他双臂张开着趴在课桌上,身下死死地护着四个学生,四个学生都活了,他却永远离去了。

  汶川地震袭来时,德阳东汽中学教学楼轰然坍塌。就在地震的一瞬间,学校教导主任谭千秋双臂张开趴在课桌上,身下死死地护着4个学生,4个学生都获救了,谭老师却不幸遇难。

  谭老师的妻子张关蓉仔细擦拭着丈夫的遗体:脸上的每一粒沙尘都被轻轻拭去;细细梳理蓬乱的头发,梳成他生前习惯的发型。谭老师的后脑被楼板砸得深凹下去……

  当张关蓉拉起谭千秋的手臂,要给他擦去血迹时,丈夫僵硬的手指再次触痛了她脆弱的神经:“昨天抬过来的时候还是软软的,咋就变得这么硬啊!”张关蓉轻揉着丈夫的手臂,恸哭失声……

  邓清清被武警水电三中队的抢险官兵救了出来。让陈老师与官兵们感动的是,这个女孩被救出时,还在废墟里面打着手电筒看书。她说:“下面一片漆黑,我怕。我又冷又饿,只能靠看书缓解心中的害怕!”

  孩子的诚实如同她的坚强一样,让听者无不动容,现场救援人员一下子哭了,抱着清清连说:“好孩子,只要你能活着出来,就比什么都好。”

  “我不行了,你快离开这里!照顾好孩子,好好生活下去。”“老公,不要放弃,马上就会有人来救你!”13日上午,都江堰金凤乡政府家属区里,朱芙蓉流着泪朝废墟里呼喊,鼓励丈夫谭刚义坚持下去。

  地震发生后一小时,幸运躲过灾难的朱芙蓉想起丈夫谭刚义还在家里,她跑了8公里,下午5时许,她回到家,惊见家里的小楼塌成了一堆七八米高的瓦砾!“老公!你还在吗?”朱芙蓉爬上废墟哭喊。“我在这里,救我!”

  得知谭刚义被掩埋的消息后,亲朋好友们陆续赶到现场,轮番爬上废墟给谭刚义打气。13日清晨5时许,朱芙蓉再次赶赴丈夫被困地点,“老公,听得到不?我来了。”许久之后,才有一丝极其微弱的声音传了出来:“老婆,我……还在。”

  13日上午8时许,一辆满载武警官兵的卡车经过废墟,朱芙蓉立刻上前呼救。为防止伤到被困者,官兵们完全徒手挖掘。13日上午10时30分许,谭刚义终于露出了头!在被掩埋了约20个小时后,谭刚义终于被武警官兵抬出了废墟!

  漩口中学初三5班的学生向孝廉是被同班同学马健喊醒的。“他在外面喊,孝廉,你在哪里?我就醒了。他一再说,你要坚持,你要坚持……”向孝廉身上压着厚厚的泥土和水泥块,马健就用双手在外面刨。

  “我哭着告诉他,马健,你别走,如果你要走,就等我死了再走吧。马健说,我不会走,你是我们班上年纪最小的,也是生命力最旺盛的,这点困难难不倒你。”大约4个小时后,马健终于把她刨了出来。这时,马健的双手血肉模糊。

  几天来,有关地震的图片和救灾过程中涌现出的一个个动人故事,正在世界范围内流传。

  在地震中痛失妻子的男子用绳子将妻子的尸体绑在背部,送她去太平间。在极大悲痛的折磨中,他努力要给予自己的妻子死后些许的尊严。但是在中国地震后的混乱中,这名男子坚持认为妻子不应该遗弃在那些尖利的碎石中。

  因此,他包含着深情,将她的身体与自已绑在一起——然后用摩托车载着他前往当地的太平间。

  地震发生后,北川汉子王正兴和弟弟不敢有丝毫怠慢,他们背着母亲走了13个小时,轮换了上千次,终于把左腿受伤的母亲背出险境。

  地震发生时,王正兴的母亲正在为孩子们削水果。突然,房子剧烈摇晃,玻璃纷纷爆裂,母亲大声吼道“地震了,快跑”,全家人拼命跑出家门。15分钟后,王正兴突然听到母亲的呼叫,找到后发现老人左腿已骨折,鲜血如注。弟媳立刻找来一张布把母亲伤口紧紧绑住后,他二话不说背起母亲就往外跑。

  “丢下我吧,你们快跑,你们一定要活下去。”母亲在王正兴的耳边说道。王正兴疯了一般地摇头拒绝了。就这样,他和弟弟每走一段就轮换一次,背着母亲一步一步地艰难前行。

  13日凌晨3点,前后辗转7公里,兄弟俩终于把母亲背回了县政府广场,两人才稍微放下心来。至此,兄弟俩已花了整整13个小时。13日清晨,救援部队把母广琼送到绵阳404医院救治。

  5月16日下午6时半,离地震发生整整100个小时。虚弱得已近昏迷的刘德云被救援官兵抬出来时,看到了自己的女儿。随即,他的目光指向自己的左手腕。女儿扑上去,发现父亲左手腕上歪歪扭扭写着一句线医院野战医疗队的紧急抢救,刘德云第二天就清醒过来。他告诉女儿:“如果出不来,手腕上那句话就是留给你的遗嘱。”

  刘德云是什邡市汉旺镇人,工厂职工。地震发生时,他和一起玩牌的另外3人都被埋在了废墟下。不知道过了多久,刘德云有些绝望了。此时,他用还能活动的右手掏出随身携带的圆珠笔,在左手腕上写下了“遗嘱”——他不想欠着账离开。

  5月12日,四川汶川发生7.8级大地震。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中,涌现出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舍己救人的感人故事和情景,感动得你热泪盈眶。正在家探亲的江苏公安都江堰籍消防战士、27岁的党员班长黄恒,在父母失踪、在没有接到任何指令的情况下,积极投入到抗震救灾中。他连续6天6夜奋战灾区一线多人,还组织小分队救出一批乡亲。他在救人时不幸被钢筋剌成重伤住进了医院。他的英雄事迹深深感染着我们每个人。

  展开全部5月16日,汶川地震已经过去了4天。4天来,发生在灾区的一个个自救、互救、援救的故事,不断撞击着我们的胸膛。在大灾难突然降临的那一刻,爱,并发出了最动人的力量――亲人之间,生死相依;朋友之间,相互激励;陌生人也挽起手臂。这些故事,让我们落泪,也让我们坚强。这些故事激励着我们,只要我们咬牙挺住,只要我们不放弃、不抛弃,希望,就在前方。逝世前,她给孩子留下短信。5月13日中午,救援队员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没有了呼吸。透过一堆废墟的间隙,可以看到她双膝跪地,整个上身向前匍匐着,双手扶地支撑着身体……救援队员从空隙伸手进去,确认她已经死亡,又冲着废墟大声呼喊,没有任何回应。这是震后的北川县,还有很多人在等待着救援。救援队走向下一片废墟时,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队长好像意识到什么,忽然返身跑回来,他费力地把手伸进她的身下摸索,高声喊,“还有个孩子,还活着!” 一番艰难的努力后,人们终于把孩子救了出来。他躺在一条红底黄花的小被子里,大概有三四个月大,因为有母亲的身体庇护,孩子毫发未伤。

  随行的医生过来准备给孩子做些检查,发现有一部手机塞在被子里,医生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手机屏幕,发现屏幕上是一条已经写好的短信:“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我爱你。”看惯了生离死别的医生,在这一刻落泪了;手机传递着,每个看到短信的人,都落泪了……

  在红白中心小学,空降兵、武警战士和消防官兵不分昼夜,用锄头、铲子、铁锹,甚至用手刨、挖,在废墟中寻找生还者。

  王周明是名年轻教师,是50多名学生的班主任。地震发生时,他指挥学生分两路,从教室的前、后门逃生。房屋垮塌的一瞬间,他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把还没跑出教室的一名女生推出教室。这时,一根粗大的横梁打在他头上,他的头盖骨被击碎……

  学校行政办公室主任张文说,他从外面赶回学校时,这个女孩一见他就哭了:“王老师为了救我,被砸死了。”

  汤鸿今年20多岁,是名年轻漂亮的舞蹈老师。地震发生时,她正在为学生排练迎“六一”儿童节的舞蹈节目。发现险情后,她把学生推向墙角,把她们抱在自己怀中,垮塌的楼房倒在她的身上……她的尸体被找到时,她俯身趴在那面墙的角落里。她的怀里,3个女孩活了下来。

  废墟中,她的身体断成两截,脸部血肉模糊。她的双手仍紧紧拥着两个学生!人们怎么掰,也无法掰开她紧紧搂住学生的双手!

  地震发生时,她正在疏散学生离开教室。看到有两个学生手足无措,她大步跑过去,一手搂住一个,朝门外冲。教学楼突然垮塌,她和几名学生被埋在废墟中。

  这位老师叫向倩,去年大学毕业,到什邡龙居小学当英语老师。向倩的父亲向忠海是什邡南泉小学副校长,他悲痛欲绝:“我可以理解,作为教师,应该这样!应该这样!”

  本报综合消息 撕心裂肺,莫过于生离死别。这一幕,一直在地震遇难者遗体掩埋现场的什邡市洛水镇青峰墓地上演。在执行维护墓地秩序的子弟兵中,空降兵某团黄继光生前所在连一级士官李武手臂上一排深深的牙印,格外引人注目。

  由于聚集在墓地的遇难者家属过多,为了防止死难者亲属情绪失控,妨碍现场遗体掩埋,当地政府规定在掩埋过程中,每具遗体下葬时只能有一名亲属进入墓地送葬。

  15日17时,当里圈负责掩埋的战士们准备将一具遗体下葬时,一位十来岁的小姑娘从人群中哭着冲了出来,一头撞在了负责维护秩序的李武身上。李武和战友看着满脸泪水的小姑娘,一面阻拦她进入,一面好言好语安抚她。眼见无望冲入,突然,小姑娘抓起了李武的一只胳膊,猛地咬了上去。

  面对情绪失控的小姑娘,李武强忍身上的剧痛和心中的悲伤,纹丝不动。小姑娘见李武没有反应,就拔出衣服上一枚胸针,对着他的胳膊狠狠扎了下去。约三厘米长的胸针一下子全扎入了李武手臂,霎时间,涌出的鲜血迅速染红了他整条胳膊,顺着肘部滴淌下来。

  李武继续安慰着小姑娘,脚下还是一步不退。在场的所有老百姓都被这一幕惊呆了,有的当场就哭出声来。一位老大爷走出人群,轻轻拉起小姑娘:“孩子啊,叔叔的心也疼着啊,我们回家吧。”

  小姑娘凝视着李武的面容,止住了哭泣,默默随着老大爷向后退去……后来战士们掩埋遗体时,就再也没有过群众冲撞警戒的情况。

  事后李武说:“失去了亲人,能不悲痛吗?如果我的伤痛能减轻她的悲痛,那就让她咬吧!”

  一所学校,100多个孩子被压在了下面。战士在废墟中已经抢出了十几个孩子和三十多具尸体。

  然而就在抢救到最关键的时候,教学楼的废墟因为余震和机吊操作发生了移动,随时有可能发生再次坍塌,再进入废墟救援十分危险,几乎等于送死。指挥下达死命令,让钻入废墟的人马上撤出来,要等到坍塌稳定后再进入。

  此时,几个刚从废墟出来的战士大叫又发现了孩子,几个战士听见了立刻转头又要往里钻。这时坍塌就发生了,一块巨大的混凝土块正在往下陷,那几个往里钻的战士马上被其他的战士死死拖住,两帮人在上面拉扯,最后废墟上的战士们被人拖到了安全地带。一个刚从废墟中救出一个孩子的战士跪下来大哭,对拖着他的人说:“你们让我再去救一个,求求你们让我再去救一个!我还能再救一个!”

  看到这里我嚎啕大哭,久久不能自已。我们更理解下达“死命令”的军官,更加理解同志们紧紧拖住战友的复杂心情,也更理解冒死抢救孩子的兄弟们。作为军人他们的天职就是保卫祖国保卫人民,在这方面上我们希望他们像一个真正的军人真正的男人那样活着,但是作为妻子我们的心情是复杂的。我们不想我们的孩子突然没有爸爸啊!不想人生的剩余时间都活在对他的思念里……

  当抢救人员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死了,是被垮塌下来的房子压的,透过那一堆废墟的的间隙可以看到她死亡的姿势,双膝跪着,整个上身向前匍匐着,双手扶着地支撑着身体,有些象古人行跪拜礼,只是身体被压的变形了,看上去有些诡异。救援人员从废墟的空隙伸手进去确认了她已经死亡,又在冲着废墟喊了几声,用撬棍在在砖头上敲了几下,里面没有任何回应。

  当人群走到下一个建筑物的时候,救援队长忽然往回跑,边跑变喊“快过来”。他又来到她的尸体前,费力的把手伸进女人的身子底下摸索,他摸了几下高声的喊“有人,有个孩子 ,还活着”。 经过一番努力,人们小心的把挡着她的废墟清理开,在她的身体下面躺着她的孩子,包在一个红色带黄花的小被子里,大概有3、4个月大,因为母亲身体庇护着,他毫发未伤,抱出来的时候,他还安静的睡着,他熟睡的脸让所有在场的人感到很温暖。

  随行的医生过来解开被子准备做些检查,发现有一部手机塞在被子里,医生下意识的看了下手机屏幕,发现屏幕上是一条已经写好的短信“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我爱你”,看惯了生离死别的医生却在这一刻落泪了,手机传递着,每个看到短信的人都落泪了。

  汶川大地震对我们民族是一场大灾难,在这场自然灾难面前涌现出无数最可爱的人。他们的行动足够感动我们每一个人,感动整个中国。他们所表现出来的人性光辉,永远是我们值得珍藏的精神财富。

  5月13日下午,都江堰河边一处坍塌的民宅,数十救援人员奋力挖掘,寻找幸存者。突然,一个令人震惊的场景出现在人们眼前:一名年轻的妈妈双手怀抱着一个三、四个月大的婴儿蜷缩在废墟中,她低着头,上衣向上掀起,已经失去了呼吸,怀里的女婴依然惬意地含着母亲的乳头,正在不停地吮吸,红扑扑的小脸与母亲粘满灰尘的双乳亲密地贴在一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当人们小心地将女婴抱起,离开母亲的乳头时,娃娃立刻大哭起来。看到女婴的反应,在场者无不掩面悲恸。“我无法想象,一个死去的妈妈还在为自己的孩子喂奶,从母亲抱孩子的姿势可以看出,她是很刻意地在保护自己的孩子,或许就是在临死前,她把乳头放进了女儿的嘴里。”救援医生龚晋掩面而泣。

  伟大的母亲用身体护住三个月大的孩子。抢救人员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死了。她是被垮塌下来的房子压死的。这是世上最伟大的死亡姿势:她双膝跪地,身子前倾,双手着地支撑身体,成匍匐姿势,身体被压的变形,成为人与大自然抗争的雕像。救援人员在她的身子底下发现,有个孩子还活着。人们小心奕奕地清理开她身上的废墟,从她的身下抱出被小被子裹着的孩子,大概有三、四个月大,因为母亲身体庇护着,他毫发未伤,抱出来的时候,他还安静的睡着。医生准备给娃娃做身体检查,发现被子里有一部手机,屏幕上有一条妈妈留给娃娃的短信“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我爱你”。手机在人们中间传递着,每个在场看到短信的人都落泪了。

  废墟中,龙居小学女教师向倩一手搂住一个学生,紧紧地拥在自己身下,像母亲护卫着自己的孩子!她的身体已经断为三段,人们怎么也无法掰开她那紧紧搂住学生的双手!在场所参与救助的人员均被向倩老师这种舍身就义、保护学生的英雄之举感动得泪流满面,自发朝向倩老师鞠躬致敬。

  原本,只需两秒种便可离开教室,到达安全地带,但当她在疏散学生们离开教室时,看到两个手足无措的学生,向倩义无反顾地大步跨近学生,一手搂住一个,朝门外冲去,可此时,整座教学楼已轰然垮塌,向倩和几个学生一起被埋在了废墟中……

  512汶川地震发生的瞬间,正在上课的龙居小学教师刘继军从容面对,沉着指挥,使全班80%的学生得以安全撤离。在最后几个孩子快要离开教室时,房屋开始螺旋式垮塌,情急中,刘继军将3个学生搂入怀中,奋力向外冲去。可就在这时,整栋教学楼轰然倒下,刘继军和几个学生被压在了废墟下。

  经同事和学生们的抢救,3个被刘继军以身护卫的学生得救了!可刘继军却永远离开了他热爱的学生们,离开了他深爱的妻子和女儿……

  下午2点多钟,谭千秋在教室上课房子突然剧烈地抖动起来。地震!谭千秋意识到情况不妙,立即喊道:“大家快跑,什么也不要拿!快……”同学们迅速冲出教室,往操场上跑。房子摇晃得越来越厉害了,并伴随着刺耳的吱吱声,外面阵阵尘埃腾空而起……还有四位同学已没办法冲出去了,谭千秋立即将他们拉到课桌底下,自己弓着背,双手撑在课桌上,用自己的身体盖着四个学生。轰轰轰——砖块、水泥板重重地砸在他的身上,房子塌陷了……

  13日22时12分,谭千秋终于被找到。“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双臂张开着趴在课桌上,血肉模糊,身下死死地护着四个学生,四个学生都还活着!”第一个发现谭老师的救援人员眼含热泪,他说,谭老师誓死护卫学生的形象,是他这一生永远忘不掉的。

  当汶川县映秀镇的群众徒手搬开垮塌的镇小学教学楼的一角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一名男子跪仆在废墟上,双臂紧紧搂着两个孩子,两个孩子还活着,而他已经气绝!由于紧抱孩子的手臂已经僵硬,救援人员只得含泪将之锯掉才把孩子救出。这就是该校29岁的老师张米亚。“摘下我的翅膀,送给你飞翔。”多才多艺、最爱唱歌的张米亚老师用生命诠释了这句歌词,用血肉之躯为他的学生牢牢把守住了生命之门。

  5月12日3时10分左右,绵竹市消防大队陈军带领消防中队第一时间赶往武都小学实施救援。

  武都小学的教学楼坍塌了大半部分,下面至少埋压了100多个师生。虽然没有特勤工具,但战士们很快徒手展开救援。19岁的荆利杰第一个奔向了废墟,开始了长达3天时间的救援。

  余震不断发生,钢筋和楼板摇摇欲坠,残存的墙体时不时往下掉,荆利杰全然不顾。手掌磨破了,手指头出血了,脚底被钢筋刺破了,荆利杰却一刻也没有停下。13日上午10时许,就在抢救到最关键的时候,突然教学楼的废墟在余震和吊车的操作中发生了巨大的晃动,楼板在摇,墙体在垮……二次坍塌!危险!快撤!消防指挥部下达了命令。荆利杰从废墟中钻了出来。就在此时,他听到废墟中有个男孩在呼救!他转身就要奔向废墟,余震再次袭来,并引发了更大面积的坍塌。战友们和群众把荆利杰死死拉住,拖到了安全地带。

  荆利杰跪在了地上。就在跪下去的那一瞬间,他哭着大喊:“我知道很危险,我知道进去了就可能回不来,但是求求你们,让我再去救一个吧!我还能再救一个!”

  什邡县蓥华中学被埋在废墟下的16个孩子,当被救援人员告知要少说话,保存体力时,立即拿出身边的课本,默默地认真地学习起来,同时悄悄地相互提醒:“不要睡着了。”

  孩子们得救了。劫后余生的孩子没有大人们预想的那样号啕大哭。腿和手指都严重受伤的罗瑶对抱着她的武警战士说:“叔叔,我想弹钢琴、跳芭蕾舞……”男孩蒋蒙则反复念叨:“下面还有人……”

  当武警战士抓住高银手臂的那一刻,小姑娘本已瘫软的身体猛地向上一耸--那是求生的本能!她在拼尽全力配合营救他的人!

  都江堰市聚源中学抢救现场,发现小高银时,她的头部上方是两块水泥板,下肢骨折,右腿严重变形,上面还压着一块大石头。

  6个多小时的救援,小高银一直默默地配合着大人们。小高银明亮的眼神和顽强的一耸,令死神退却了。

  故事发生在遭遇特大地震灾害的汶川县映秀镇漩口中学,被救的学生是13岁的女孩向孝廉,施救的是向孝廉的同班同学马健。

  地震发生时他们在3楼的教室上课。突然整个教室晃动起来。向孝廉在向楼外跑的时候被楼上倒下来的水泥压在了身上。马健发现后边鼓励边用手刨。大约4个小时后,马健终于把她刨了出来。这时,马健的双手血肉模糊。

  央视四套《中国新闻》报道:一位名叫黄宝武的广东医生和一大家人入川旅游,不幸在北川遭遇地震,他们有9人遇难。幸存下来的黄宝武毅然留下来救灾,许多观众从电视画面上看到,他的右脚趾受伤,全是血,也顾不上包扎……接受采访时,黄宝武说:“已经3天3夜没有休息了,北川待了2天2夜,这里(什邡)待了1天1夜,只要我能救,尽量多救一个。”

  随后,四川省卫生厅网站的首页上看到了该厅抗震救灾医疗卫生救援指挥部发出的寻人启事,紧急寻找黄宝武同志。

  就是这个女学生,从废墟中挖出来时双腿都断了,她的双手也被砸伤,她从挖她出来到救助站都没哭,在大家挪动她的时候她也只是咬了咬嘴唇,还一边微笑一边对人说要勇敢!

  这是汶川地震以来,我们见过最美的微笑!三峡在线觉得,有这样的女孩,有这样的微笑,有什么不能战胜的困难?四川的人民,你们要坚强!加油,中国!挺住,四川!

  在震难中,一个只有3岁的小男孩,他叫郎铮。他并没有救人的壮举,但他绝对的也是一名小英雄。在地震发生十余小时后,这位小男孩终于被武警官兵从废墟中救出。满脸是血的他的左手骨折了,战士们把男孩放在一块蓝色的木板上,准备把他转移到安全地带。然而,就在这时,一幕无比动人的场景出现了:小郎铮艰难地举起还能动弹的右手,虚弱而又标准地敬了一个少先队队礼。在医院里,小郎铮对记者说:“长大后我也要当警察,和爸爸妈妈一起去救人!”小小年纪就知道感恩回报啊!虽然一只胳膊骨折,脸上沾满血污,可纯净清澈的眼神是那样的令人永远难忘。

  平武县南坝镇,天气越来越阴沉,刘猛和他的70名战友正赶着为灾民搭设帐篷,“一定要在大雨之前把帐篷搭好”。时间已经过了12点,刘猛指示战士们赶快吃点干粮。

  5位村民和两个孩子手里端着碗来到队伍前。“解放军同志,喝米汤歇歇吧,刚熬好的,趁热喝!这里还有我们腌的咸菜!”一个孩子对着战士们喊。

  战士们心里知道,由于交通不便,灾区人民生活条件非常艰苦,哪里还有多余的粮食?一碗碗冒着热气的米汤端到战士面前,没有一个人喝。“大嫂,我们吃过了,米汤你们喝吧!”一名战士说。村民们一再相劝,但战士们执意不肯接碗。这时,一位头缠绷带的老大爷端着碗径直走到刘猛面前,双腿一弯就要跪下,刘猛和几名战士急忙把老人扶住。老人说:“要是没有你们,我这把老骨头早就埋在石头下面烂了,同志,他们听你的,你就先喝一口吧!”

  “好,喝!”刘猛端起老人手中的碗,轻轻地抿了一口,然后传给了值班排长,排长喝了一口,又把碗递给一名战士。碗在战士们手中传递着,如同传递着灾区人民对解放军滚烫的感恩之心。

  3个小时之后,帐篷全部搭设完毕,这支队伍集合之后悄悄地撤走了。战士们瘪瘪的挎包在腰间随风飘动,里面的干粮却不知去向。

  下午5点,当群众搬进帐篷后发现,地上整整齐齐地放着榨菜、火腿肠、方便面等食物。

  5月15日23时,在灾难过后80个小时,一个男孩终于被救援人员缓缓抬出废墟。就在人们要将男孩抬上救护车时,男孩突然向救援人员说,“叔叔,帮我拿瓶可乐”。现场的救援人员都被这句话逗乐了,他们纷纷说,“好,给你拿可乐。”谁知男孩又说,“要冰冻的”,救援人员马上答应,“好的,拿冰冻的。”随后男孩被迅速送往医院。

  这个男孩的名字叫做薛枭,只有17岁。他无意中的幽默,驱除了队员们身上所有的疲惫。我们看到了虽然满脸灰尘但又生动而鲜活的生命,他的得救和给大家带来的轻松,就如历经黑夜后的一丝亮光,让在场所有的人和后来看到这个镜头人都会感到幸福,都在饱含泪水中扑哧笑出了声。这个17岁的男孩从此被网友起了一个可爱的名字:“可乐男孩”。

  当时,可乐男孩和一个女孩在那里被困了80多个小时,救援人员来的时候,他却一直要求他们先救女孩,再救他。80个小时,他以顽强的生命和乐观的情绪,给无数期盼的心,带来新的希望,人们的笑声里既有赞许,也有欣慰。

  “可乐男孩”,这个名字将是镇定、勇气、乐观和毅力的代名词,给所有走过悲伤的人以特别的鼓励。悲痛会淡化,灾难会过去,笑脸又会在阳光下绽放。从废墟中爬出的人们,都会像可乐男孩一样,在大家的搀扶下站起,幸福生活将像要一杯冰冻可乐那么简单!

  李国林是震后第一个走进北川中学的公安民警,因为要先救其他学生,他没来得及救出自己的儿子……李国林说,地震开始前,他们在开会,突然有一条狮子狗冲进会议室,朝着大家狂吠,还咬住李国林的裤管朝门外拖。与会的八个人意识到地震来临,躲到厕所得以幸免。

  昨日15时,从绵阳赶往北川县的山路上,记者遇见一名头部扎着绷带、右手鲜血直流的公安民警,经询问,他叫李国林,43岁,北川县擂鼓派出所民警。因为要先救其他学生,他没来得及救出自己的儿子。

  “地震开始前,我们正在擂鼓镇召开辖区企业稳定工作会议。”李国林说,突然有一条狮子狗冲进四楼的会议室,朝着大家狂吠,还咬住李国林的裤管朝门外拖。

  突然,大楼晃了两晃,李国林明白了:有地震!他大声呼喊,与会的八个人全部涌向大门边的厕所。顷刻间,整幢大楼在一阵剧烈的抖动中全部倒塌,将李国林等人埋在钢筋水泥的废墟当中。

  在二炮当过兵的李国林拥有丰富的自救经验,他双手护住头部,躲在厕所的东南角。除了额头、背部、双耳、双手被砸、划伤外,并无大碍。

  尽管头部鲜血直流,李国林来不及包扎赶往擂鼓派出所。此时,三层楼的派出所办公楼也变成了一片废墟,四名留所值班的民警只找到了三个,全部受伤严重。

  突然,想起儿子还在北川中学,李国林找到一辆自行车,风驰电掣般赶往县城。儿子15岁,名叫李王自国,在初三(一)班就读,成绩优异,即将面临中考。

  可是赶到北川中学时,李国林看到,操场上的孩子们哭成一片,好几栋教学楼倒塌,儿子所在的初中部五层教学楼变成了三层楼,原来的一楼和二楼都不见了。

  “李王自国,你在哪里?”李国林拼命地呼喊。很快,在四根横七竖八的水泥预制板缝隙处,他分辨出儿子的声音。

  “爸爸,我在这儿,快救我!”一想起儿子的求助,李国林就泪水直淌。可当时没有救援设备和机械工具,大家只能用双手刨砖渣救人,而儿子,位于废墟深处一丈多远,左腿被好几块水泥板压住,动弹不得。

  “从小,儿子就认为我是英雄,引以为豪。”李国林说,作为第一个赶到北川中学的公安民警,他成了师生员工可以信赖的对象之一,怎么干,都听他的。

  在这种时候,从初中部教学楼用撬杠等工具去打个洞,挖出儿子还是有希望的。但是有更多的人容易挖,更容易生还,李国林要求幸存人员从容易处挖起,先救外围的。

  说到这里,李国林呜咽着说,灾情就是命令。他和大家一起刨土,地震当夜还代表公安部门赶往绵阳市政府汇报救灾工作,并接受简单的包扎。

  13日凌晨5时许赶回北川中学时,“儿子还在呼喊救命”,消防武警也赶到了现场。至当日中午,儿子声息渐无,李国林却已经成功救出了30多个鲜活的生命。

  老人端着碗,在宣传牌前止步,看了一会,哆哆嗦嗦地从口袋里掏出5元钱,放进募捐箱,念叨了一句,“为灾区人民……”

  工作人员愣住了,还没反应过来,老人已经离开,“他好像很累的样子,步履蹒跚,看着他的背影,我就想哭。”

  本以为这就是捐款过程中的一个小插曲,谁料,下午 3点,老人再一次出现,这次,他掏出了100元,塞进了募捐箱。

  “这次可把我们惊呆了!”郭小姐赶紧拉住老人问情况,老人才解释,“我上午就想多捐一点,但钱太零碎了……”

  老人的普通话很不标准,费了很多口舌后,郭小姐才明白,老人本想多捐一点钱,但身上全是讨来的一毛两毛还有一些硬币,不好意思拿出来,特地利用中午凑了凑,接着到银行,将全身的零钱兑换出了一张一百元,“老人一直说,‘灾区的人比我更困难,他们的生命都受到威胁,不容易啊!’”

  好说歹说,老人总算留下了自己的名字,但他不会写字,委托工作人员代签:徐超(音)。老人走后,在场很多人都流下了眼泪,“保安说,老人常在附近乞讨,平时很少吃到什么好东西,没想到一下子就捐出这么多……”说到这里,郭小姐已经哽咽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芳草地心水论坛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